白团_cool

刀剑乱舞死鱼中

码文懒癌拖延症晚期

脑洞大破天,自给自不足

【旭润】一个关于龙凤蛋的脑洞

太太们开车的时候,老是喜欢崽吃旭凤灵力。但是我看动物世界讲两栖类动物的蛋出生是没有区别,一切都是靠孵蛋时的温度激活染色体上的遗传因子决定男女。

大龙应该算两栖类吧。那么……你们都懂的。

大龙怀了,孕夫脾气不好,旭润吵架惹,分居两地了。

为了让大龙吃醋,认清自己的心,让自己重进璇玑宫的门,旭凤想了个馊主意,假装迎娶魔后,和锦觅大婚。

知晓一切的邝露表示你麻痹,各种瞒着大龙,担心他会伤身。

直到当天才从猪队友彦佑嘴里听闻的润玉气极,早产了,生了颗凤凰蛋。

已经身为鸟族族长的穗禾心道不好,跟润玉讲凤凰一族孵蛋需要父母共同协力孵化,不如唤魔尊前来。好歹孩子需要火元灵力。

暴怒的天帝玉一拍桌:要毛火元灵力,我一个人的孩子,当然我一个人孵。

反射弧超长的各种猪队友彦佑才发觉他大哥原来尼玛是怀了才脾气那么暴躁,那凤凰太不应该了作妖这么多事。临阵倒戈大哥,开始装死,什么消息都没有跟魔界群发。

躺枪的锦觅缩在魔界跟瑬英讲:小鱼仙倌到底啥时候过来抢亲啊。彦佑都不给个消息。

旭凤等到半夜,没有任何异动,借口准魔后身体抱恙,婚期延迟,想着兄长睡觉。

锦觅:……你们夫夫吵架能别拉我。

第二日,凤凰终于得信,念着媳妇和儿子,抱着火元灵物,开始挠璇玑宫的门。

天帝玉抱着蛋蛋:他这次跪搓衣板,托榴莲都解不了我的恨。他送来的东西全扔出去。

邝露会意。

可是凤凰的蛋越来越凉,火属的灵力越来少,最后化为了一股属于他冰凉的气息。润玉心里越来越急,但是一孕傻三年的大龙看见旭凤,就完全忘了穗禾讲得要给蛋蛋补充火元灵力的事,忍不住把他扔出去。

于是晚上更努力的给蛋蛋喂自己的冰系灵力。

某日蛋壳破了,大龙一个激灵,以为蛋坏了。结果蛋里面爬出来了一只像他的雪凰小公主!

雪凰,性雌,色白,乃凤育九雏之一。性喜寒,主温降。翅宽羽长,周身无暇。吐气飘雪,吸气冰封。在九雏中是火凤的死对头。

润玉:这一回合,貌似是我赢了!

旭凤:我的儿子涅,我那么大只的火凤儿子涅。


我想说换成小公主不亏啊!同理生龙子时也会这样。o(*≧▽≦)ツ┏━┓

那以后旭润家暴的时候,凤凰更加是不会赢哒。因为一家N口,八成就他一个火属性啊哈哈哈哈。



【fgo】誓作一股tag清流!

维护送的石头出货红a一只,玛丽两只(其中葛朗台手贱清三星卖了一只血亏)。

存的石头,你仿佛在和我开玩笑。(手动再见)

这个池子我就没看见梅菲斯特以外的术阶卡!连童谣女儿也没有,连海伦娜也没有!什么贤王等你,那他是在明年四星换一等着你!!!


但是,同志们不要气昧,我们还可以苦中作乐,来让我们看看前面那个无五星的十四单坠机大佬!

是不是内心稍微有点欣慰了,我们暂时还不亏……

土豪大佬下雪天超级送温暖,可以颁面锦旗了。(吃手绢)

【Fgo2.0相关】我,老福,开车,带大家,(划掉)冬游(划掉)逃难!

*和群里的人就Fgo2.0打嘴炮的时候出来的脑洞,像hp里魔法帐篷一样揣着迦勒底连示巴地球仪一道走都不给敌方留一点花花的搬家巡游世界。

*你看明明剧情里的示巴宝宝被冻成了冰块,但是我们的myroom还是那么的干净整洁明亮还摆了新年小屏风,小地球仪依然都那么欢快转动中。


我,福尔摩斯,天字头一号聪明人,曾经设想过如今不得不离开迦勒底的境地,也和冠位Caster预备役(C闪)和新任冠位Caster(梅林)的千里眼验证后得到了落实。

于是我告诉Master们要准备好行李,但我还是太轻易对咕哒他们的节操放心得早了。

——以致于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本咕哒哪里来得节操!本咕哒哪里来得良心!没有良心本咕哒一点都不痛,甚至只会感到美滋滋!


这是我英灵毕生的重大疏忽。【土下座】


两大狗头军师咕哒相互商量下来的结果:他们决定带上【迦勒底】一起走,上演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什么我的小房间?什么我辛辛苦苦打的材料?什么我的QP棱镜?什么我的圣杯?什么死活不掉的礼装?什么我和英灵的结婚证?

屁嘞,想得到挺美,一个都不给你们留!


他们虽然行李带的少,笼统总共只有一件【迦勒底】,但这一件包括【整个迦勒底所在的山头和魔术结界】那么一大块地方。

那群挂比Caster借着新所长们带来的东风(突然盛起的神代魔力),也成功把迦勒底折叠进了我的车厢里。

黑贞临时捏的【伪】迦勒底到现在都没有露陷。


我的这辆改装的杰作也由此从小卡车变成了大房车。


我,老福在前面开车,中间的英灵在打游戏,后面厨房的阿茶妈妈再想今天在逃难要给孩子们多做点好吃的……


突然所有的紧张刺激感在发现这一点,变成了我想掏出烟斗吸口烟镇静一下。


而那位本该因为迦勒底崩解失落的亚从者玛修,现在也精神奕奕、元气满满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小姑娘真如看上去资料那般对真出了迦勒底以外的风景好奇极了。

成年的达芬奇女士也如对之前的灵核解散=灵基消失一样你特么在逗我嘛般敲着腿,坐在那边看着年幼的自己。


谁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在领大家逃难,还是出来冬游……


而我身后迅速调整心态的两个小鬼头甚至开始研究起了……


“妹啊,你说盖亚会让那个啥啥啥镜枪打到我们了吗?”

“弟啊,你怎么那么天真啊,你觉得打得到我们,她还在星球上站着干嘛?”


轰得一声,伴随集装箱被击中的声音,这两熊孩子自己摸进了迦勒底当起了缩头乌龟。

我倒是看着驾驶屏幕提示的“重要部件”毫无损伤的提示,沉默了。

“……”星球意识的手段果断高啊。


然而在抑制力的强行一百成功几率的庇护下进入虚数空间后,一向被大家抛弃忽视但这次被一起带上了冒险行程而特别开心的示巴观测器也给了新的惊喜。


按照理论,灵魂在进入虚数空间后会产生脱离驱壳的现象,而示巴……


它一个开心把奥尔加前所长给吐出来了。吐出来了。吐出来了。


我日了你个,恩将仇报的克里修什么玩意!忘恩负义君子小人人面兽心吃里扒外%&()&%¥……


刚落地不顾其他情况,三观正常的奥尔加所长就开始问候起了她本来最相信的A组成员之一。


如果给她个平底锅,我觉得她会把那个小伙子当场打死。要是她早来那么一点,就该给她个扩音喇叭婊回去。——瞬间秒懂情况后的新所长语。


即使人理冻结了,今天的迦勒底也在照常运行哦。


【Fgo2.0相关】今天拯救了世界的盖提亚也很忧郁

我,盖提亚,今天,收到了,联合国颁发的,地球和平,终身大使,勋章。

周围五彩的纸带环绕自身,各色的彩灯光环打下,打开香槟酒发出的气泡声和人类的欢呼声雀跃一片。

我回忆了……当年还作为球的时候,被那个残酷外道无情大KY王COS千里眼见到的KTV吊顶彩灯的日子。

一边转一边发光,还有沙拉沙拉的特效声。

即使那时候我还是个清纯可爱无敌纯真的球,我也知道了精神污染怎么写!

这一切都起源于五分钟前,我还在伦敦大本钟底下和‘宿敌’打嘴炮。然后他接到了平行世界作为前辈的‘宿敌’发来的求救讯息。

这个嫌我啊哈哈哈声太吵却从来不嫌哈哈王们吵的耳背KY他竟然还不要脸的打开了扩音器,扩音器,扩音器!

扩音器。


在得知了一切后,我毅然决然地一脚蹬开了傻到冒泡的弱鸡‘宿敌’准备送去的援助英灵,自己去了隔壁世界线。


然后我觉得天气有点那啥极品冷。


作为一个曾经受过良好教育的球,我知道尊老爱幼,尊重妇女儿童的本分守则。于是我看在那位女性‘宿敌’冷到瑟瑟发抖,我很有爱心的……


好像当时我怎么做来着?


又开了一次光轮给他们暖了下身子。我知道那个变性人会开宝具保护好他们——顺带好像还帮忙把除他们以外的,他们的敌人烧了个一干二净。


七位Master&七骑英灵全员OVER。

旧迦勒底胜利√

……

人理复原Get√


当时那两位在有心的我手里都没那么浑身破破烂烂、风尘仆仆的、这个世界的‘宿敌’哇得一声扑了过来。


“原来我一开始就误会你了盖盖。”

“你就是一颗为国为民为世界的好球!”


谁准你们那么称呼我的?!应该称呼我为人王好吗?!


但我现在突然有那么一米米后悔。


因为我……听到了那个复活的、曾经的、残酷的、无情的、白皮绿眼的、外道王他在撒娇说:


【咕哒酱,我们婚礼那天把盖提亚插满花做成花球再来一圈蕾丝边好不好你说呢。】


那个胆敢手掐我脖子的人类混沌恶竟然一脸‘娇羞’的同意了???


声名一旦,毁于此刻。


我,盖提亚,魔术式,绝望了。(我今天回去一定扎死他小人巴巴托斯你们别拦我!)


——Fin


咕哒子:听说你要扎我家罗曼小人?(捏拳头)

……

巴巴托斯:你现在知道我是为了你好呀吧总括局。



【fate/go】一个罗曼咕哒子的英灵座甜梗段子

☆英灵座是不分时间空间,也就是说只要有卫星的影子就代表着座里特定有英灵存在。

☆文笔幼稚请不要在意,好久没摸完整段子了。


咕哒子是在奠基修复后,开位授予的时候成为英灵。

上一秒迦路蒂斯系统,象征着奠基修复辉光飘散,魔术协会发来的开位信息紧随其后,下一秒她就凭空出现在这世界线外侧的冰冷的英灵座上。

以极其稀有的Saver职介。

但这个时候咕哒子丝毫没有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成为了往日最痛恨的SR中万恶的SSR,她依然沉浸在过去的记忆漩涡里。

五分钟前,和魔神王的终战中,她的宝贝学妹为了保护她,化为一阵白光。然后被真身beast白犬的芙芙用理性和知性换了回来。

迦勒底最低的罗曼他变成了所罗门和魔神王同归于尽,用炸了自己灵基的釜底抽薪方法。之后她家傻兮兮的医生没有了。然后她家的医生彻底没了。像煮熟的鸭子一样彻底飞了。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

想起罗曼那个傻白甜那个时候蠢到家的样子,咕哒子内心就郁闷地想捏气泡袋。

然而突然一个声音把她的意识拉回了英灵座上。

单独的殿堂里,厚重的门板打开的咯吱声与熟悉的脚步声意外的回声响亮。在余光扫到来者的一刹那,咕哒子瞬间抛开了所有思绪,眼睛亮了起来。

然后像刚放学的小学生一样激动和兴奋跳下了座,脚步迅捷,直接扑向了那个人。不光借冲力带上了门,而且还直接把他死死压在了旁边的墙上。

“唔……咕哒酱你也太热情了点吧。”刚刚恢复能力看到‘未来’就赶过来的英灵罗玛尼觉得自己真的差一点就被整的再次扑街了。

不过不对啊,罗曼不是变成所罗门自爆了吗?

眉头一皱顿觉不对的咕哒子顺势捏上了‘罗曼’的两颊。然而任由她把脸颊当成面团揉成不同样子,他都没有意思恢复幻术消失。

“——真的dr.罗曼?”

——呜哇哇这还能有假的。

在罗曼不成样子的呜咽声中提取出如上信息的咕哒子笑了。

看起来还是真的医生呢。但似乎是突然联想到什么,她一把抓下了罗曼的两只手套。

与预料中所会见的十戒不同,相反,罗曼除了左手的无名指上除了一圈曾经戒指留下的痕迹,空无一物。

也就是说医生再也跑不掉了。

她就那么捏着罗曼的手,眼睛亮闪闪的。

——“欢迎回来,罗玛尼!”

然而把dr.罗曼下意识想接的“我回来了。”堵回去的是发出噗啾响亮声音的亲吻。

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咕哒子直接搂上了他的脖子。

“那么现在是做什么事都可以了吗?”

还没有从失去初吻的懵逼状态醒悟过来,脸颊通红的罗曼只能低头呆呆的附和道:“恩,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

“那么……”

“恩?”

“セックスがしたい!!!”

后来被兴奋头上的年下者,而且还是中意的小姑娘逆推的人生第一次经历,英灵罗玛尼*阿基曼真心不想再来一遍。

另外,这种时候该庆幸的是他们职介的邻居是那个万年不动如山的觉者吗?


【其实每天我都有很认真在产梗,然而每次产到一半都腰斩了_(:з」∠)_。】

【fate/go】终章之后①(罗曼咕哒)

*这是一个终章之后,假如咕哒子领便当后,和同样领便当的罗曼一起登录迦勒底灵基的故事。

*瞎开脑洞之作,请不要在意细节。


如果重新给咕哒君藤丸立香一个机会,他会选择在初次召唤英灵前先吃颗保心丸。再给他一个机会回到三个月前,他会选择对所长奥尔加玛丽的提议说一句mmp。

因为在那份冰冷辉光眷顾之地,他遭遇了最想再见的人、也最是意想不到的人。

雪白的婚纱裙摆被魔力风暴吹拂,摇曳起来的样子颇有想象中,过去几年中迦勒底外围不曾停止的暴风雪风采。

暖色的长发与头纱交织,梦幻而朦胧,一如他年少对成年后她的臆想。

不幸的是那份完美符合过去梦中印象的花嫁,下面是藤丸立香熟悉到心底发颤的脸。


三个月前他所埋葬的双生妹妹,立花。


“初次见面,真名是人理的花嫁。愿望是人世和平,仅此而已。”自称花嫁的少女英灵握紧不知何处安放的右手,笑容苦涩而困惑继续说着足以勾起他的悲伤,将心揉碎成一寸寸的登场词,“虽然记忆什么的……已经想不起来了。”


三个月前的圣诞夜,付出了收回能力的“所罗门”罗玛尼*阿基曼抹杀自己的代价,迦勒底击败了魔神王。

然而仅仅就在几个小时后,人理最后的Master因为直接受到魔神王宝具的余波影响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即使被亚从者玛修付出生命代价,守护住灵魂,也挡不住余威将她的五脏六腑震得粉碎。

后遗症拖延到那个时候才发作,已经是间桐家种植入体,将人心变成恶之田野的恶之圣杯所能发挥的最大效力。

——据说立花死的时候,从皮肤毛孔渗出的血浸润了整个卧床。然后整个人都化为了一片飘散的灵子。

公开的追悼会上,甚至连她和罗曼供人瞻念的遗体都是由幻术构建的虚体。


似乎是无法相信所见一切,早已接受妹妹死亡的年轻男性御主看着新召的英灵,呜的一声哭了出来。同样目睹这一幕的玛修及当年幸存的工作者、还有复生的所长奥尔加玛丽终于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然而也就是这一哭,让前混沌恶现英灵花嫁的兄长成功错失了首次接触妹妹的机会。


召唤完毕,“命运”的辉光却并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光芒再度大盛起来。

高速飞翔凝聚的灵子很快构建出了新的英灵轮廓。


“前魔术王兼迦勒底代理指挥长,罗玛尼*阿基曼响应愿望,前来报——诶?!咕哒酱。”

粉发碧眼、标准傻白甜,最好欺负,迦勒底食物链底端者重新登场中。


凭借着近距离的优势,在发现自己的上一位前驱者时,医生装罗曼轻而易举地抱住了还没有脱离命运召唤系统范围的立花,还兴奋的转了三个圈。

本来还因为灵基缺失而丧失记忆,担心之前素未谋面的master追问而闷闷不乐的花嫁英灵同时也终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记得。你是罗玛尼。”语气怀揣不安,却是带着难得一见的安心。

毕竟那是少女Master人理修复后,都不甘心忘记的伤心事。

“呜呼呼,也好久不见,我可爱的咕哒酱。”

长约两米的曳地长裙绕住了医生的腰,然而他完全没在意这点,反而无视四周尴尬无比的眼神,凑近了怀里的立花,额头对额头,露出了极度幸福的表情。


不愧是迦勒底头号气氛破坏者罗玛尼,直接把悲伤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把咕哒君整的都忘记继续哭了。


再继死一般的沉默,只有某人的痴汉声后,不禁回想起罗曼之前给她留下来满满几房间的烂摊子公文,所长奥尔加玛丽倒是忍不住开炮了。

“妈的智障,罗玛尼*阿基曼你在干什么?!”

“诶诶诶??!!这就是对待好不容易从英灵座回归者的态度嘛。”新生的英灵叹了一口气,继续据理力争自己的福利,也不忘心满意足蹭了蹭怀里的人。“好歹再让我抱会咕哒酱啊。”


抱你麻痹,早从示巴那些日子,知道这家伙底下什么德行的所长内心咆哮道。

咕哒君藤丸立香甚至还没有从妹妹忘记了一切忘了自己,却还记得废柴医生的事件里拔出来。

如果不是封锁了灵基,玛修都想上去给医生就是一盾。


然而此时,召唤池命运不甘寂寞吃狗粮的再吐了一个英灵出来煞风景。

“亚瑟*潘德拉贡,异世界的亚……”

如果重新给还身为罗曼时的所罗门一个机会,他绝对不会对那时遭遇的英灵拜托照顾以后在他死后多加照顾好咕哒子。


因为到即使她死去,这位英灵都是天空遥遥不见的未明星。


面对这位继任者,以罗玛尼*阿基曼之名被召唤出,一向好脾气的英灵直接将自己的气愤化为了声音砸了过去。

“混蛋失信者亚瑟潘德拉贡,早知道我拜托你个球啊,你来晚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前魔术王怼了的旧剑:……


看样子似乎新登记的英灵和医生有所过节啊。


念在千里眼MAX的罗曼完全没有提起,似乎也完全没有印象。剩余的大家都默契的没有提及他们之前被乱来葬礼的事。


毕竟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人理保障机关为了顾全脸面、同时慰问大众的心灵,给拯救世界者的前代行管理者以及最后的Master举行了致以最高的敬意……婚礼。

以他们一个是年过三十都没有女朋友的大魔法师死宅,一个是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属于自己花嫁的未成年少女,满足他们生前未达成心愿的名义。


此举直接导致有无关群众说他们其实是殉情了,并且得到吃瓜大众一致的认可。

【刀剑乱舞x灵异阴阳录xf/go】比起当审神者,阴阳师更宁愿选择狗带!

西历2015年四月,京都灵异大社阴阳院突然宣布解散,主事八咫神镜神秘消失……传言一起失踪还有隐居京都鞍马山的天丛云剑。

同一时刻,阴阳师们的式神也在主人面前化为了一地晶莹的细碎。

从此,极东也开始了在崇德天皇统治下的腥风血雨,似乎再无办法……直到半年后,真正的京都大妖重新现世,和平得以微妙的延续。

然而此时,人理预示的灭世威胁却开始在逐步逼近。

所以当阴阳院硕果仅存的独苗苗、现任阴阳师总长「亚野夏时」接到【时间政府】发来的就任信,他整个人都懵了。

请问人世毁灭就在今年七月,去拯救两百年后的未来是不是傻啊?!(╯‵□′)╯︵┻━┻

我情商低,可是我真不是智障啊!!!你说实话,这真的不是在驴我吗?!

“如果不信总长大人可以和我走一趟?”

比他家那十二只管狐胖了五圈,能一顶五的小狐狸恭敬地磕了一个头。然后直接被卷进时空隧道的夏时君,当时就死鱼眼了。

勇敢的少年狐,我给你说个鬼故事。他家的式神装了超级GPS系统。

本来悠悠哉哉在在一边打游戏的老宅式神,亲眼目睹这一切的镜少女(雾)拿起了一边的可视频电话。

“喂,玛琳吗?我们家的妖又走失了。”

转回视线,我们的主角,夏时君,他现在正对着狐之助放出的五把刀发呆。

审神者,顾名思义是审视神明,劝阻临世的神明发狂。

虽然阴阳师业界的规则一直是神明发狂什么的打一顿就乖宝宝什么病都好了不用吃药。

标准昭和时代农民打扮的九十九神很有一种接地气的气质。只是……

“俺是坂本龙马的刀,陆奥守吉行。”

夏时:(눈_눈)

你说的是他家那个准备飞天口胡、去和麦哲伦一起完成银河大航行的坂本*没事找事*龙马吗?!

“下一个!”

模样精致,女子力比他家式神高出一大截的漂亮少年伸出了手。红色指甲油配上淡粉色的手指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质。

“加州清光……”

好了,你不用介绍了。年轻的阴阳师捏着自己从怀里掏出了阴阳录,挡在了旁边。

菊一文字的冲田厨力一向很高,因为这个原因他至今没敢让机关的英灵现世在自宅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和服少女磨磨了她的小银牙,然后抹唇一笑从他另一边上了。

“我这辈子就当没在新选组见过清光你这个小婊砸——你敢不敢吃我一刀呀吼吼!!!!”

冲田控总司命菊一文字则宗,绝赞拔刀中。当着狐之助的面,两把刀的九十九神就这么窜了出去。

狐之助一脸茫然的看着到处乱窜的两人组。“阴阳师大人,他们是……”

“你就当他们叙旧。”夏时眼神死,摸了摸狐之助的头表示安慰,“没事,等阿菊累了她会自己回来。”

前提是跑完十条街后。(눈_눈)

“下一个。”

“您好,我是歌仙兼定。”

——盯。

阴阳师翻开自己的阴阳录,努力和面前的九十九神对比着,无奈印象差还是太大。

红蜀锦牡丹披风与牡丹腰帶风,代沟有那么大。再加上性别差,隔座山了。

“审神者大人,你这样看我是怎么了?”

夏时:我从没想过我家歌仙对男人品味竟然是这样。

“下一个。”

浑身金闪闪的打刀付丧神留着一头柔顺的紫发,态度也十分温和。与某个中二王给人的感觉犹如天地。只是有一点……

“您家也拥有虎辙,还曾经是近藤局长的刀。——也就是说赝品了?”

应声召唤出来的虎辙看着面前的熟人,露出了一个极其难得大魔王的微笑。

搭肩,抓手,用力,向后转。蜂须贺虎辙就这么被面瘫的铭刀虎辙来了一个过肩摔。

刀只要会砍人就好了。那么矫情你干什么啊!

完美继承了新选组流氓气质的虎辙大姐头表示遇上曾经同僚这种刀,拔刀都他娘的费事。

……

以后,初始刀sam表示拒绝回忆他是怎么当上初始刀。

他记得新任审神者家的帅气式神大姐姐在他低落的时候,摸了摸他的头,给了他一个苹果……

“即使是赝品,但那是遮不住我们的光华,不是吗?”

然后跟土匪绑架一样,把他当成麻袋扛走了!!!当时那份感动的泪直接卡在了他的眼眶里。

呜。山姥切国广想哭但是倔着不哭。

伴随着初始刀选定,本丸的大门也应声打开,没有被选中的初始刀也化为了一阵灵力光点。

圆溜溜胖乎乎的管狐也露出了之前没见的难色,他拱了拱两个小爪子,差点就地再次跪了下去。

“阴阳师大人,其实和之前介绍的有些许不同,您被聘用的是黑暗本丸。”

“您也应该从曾经阴阳师同僚那里听到过了。”

“全刀帐的、即将堕化、对主人抱有恶感、甚至连刀匠也曾被斩杀……”


——“会被我家式神英灵一起上揍到死的刀剑男子在的黑暗本丸。”


狐妖佐之助的脑袋上因为新任审神者的接话冒出了六个点点。

一人一狐进行友好的视线会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波涛喧哗声。


“源氏的刀剑都给我去死吧!!!呵呵呵哈哈哈哈!!!”


看起来已经有人被他的式神中招了。反正曾经害了那么多人,活该。

现在信息量超大的阴阳师监护人手一挥表示他现在不想给小桥收拾烂摊子,只想睡觉。

至于那个大妖?——继续泡着吧,反正死不了。


——未完待续


源氏阿尼甲:我不是妖怪好吗?!

桥姬:呵呵,竟然当年敢打我,淹死你个麻辣鸡。


后排补充说明:

九十九神,又名付丧神,是指物件被放置百年自我衍生出的灵体。(所以大家会经常看到称呼刀男为付丧神。)

神明,被人世供奉,或广为流传的人物即为神明。

妖魔,沉浸于过去或自身是动物修炼成精为妖魔。

以上来自灵异阴阳录设定。

阴阳师式神消失只是闭服的梗。其实闭服对于主线剧情来说并不意味着完结。

本文设定为阴阳院突然消失引发的灵力致使当时不少的式神陷入了沉眠。阴阳师没有选择唤醒,而是离开。

毕竟看剧情里给冲田君守墓的阿菊和隔壁的石田正宗做邻居,守了几百年也没有消失就是一个证据。就证明没有意外的话,九十九神是一直存在的。

废话结束。现在是剧情设定解释——

管狐:是一种被诅咒的动物,供养他的家族会伴随管狐繁衍增多而异常繁荣,每代只会出现一只新的管狐。但是当管狐到达十二只时,那个家族会陷入衰败,然后从下一代开始重新陷入一只管狐的境地,家族再逐步繁衍,到十二只时,又陷入衰败,周而复始。

「我有求必應。因為你是我的主人!」
這隻妖狐曾侍候一位著名的陰陽師。它喜歡在竹管中睡覺。

aya的管狐如下:



PS:灵异的管狐如图这么大(我指的是狐狸,不是那个帅比),以管狐的体型来说,狐之助已经严重超标了。(正色)


镜:性格爱玩,黑历史有在阴阳师睡觉的时候偷打他的游戏,偷吃布丁,让阴阳师给他背锅。

「就盡我們所能吧,主人!」
她是古鏡的九十九神,並服侍_____。她宣稱在遇到主人後的一年當中,有了非常大的成長(但身高、心智還是毫無進展)。而在陰陽院與鏡同為鏡子的九十九神,身兼同伴與導師的八咫師父表示鏡擁有極大的未開發潛能,但在潛能激發前也只能維持現狀。



PS:镜巨巨一米八,还在生长期,我也是醉了。

师父八咫神镜:天皇三圣物之一。



坂本龙马:aya的我没记错已经随着麦哲伦开始上天,哦不,宇宙航海……龙马先生,我真服你了。

「這是現實嗎?還是未來呢?」
如果坂本龍馬能夠親眼看到未來的這個世界,他會說些什麼?毋庸置疑,他會對祖國所前進的方向感到擔憂。他希望能有個更好的未來,為了讓這個願景成真,他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菊一文字:这个不用介绍了吧。

「這一次,我絕不讓沖田隊長在我面前丟掉性命!」
她是新選組特警隊第一小隊隊長沖田總司使用的寶刀之靈。長年待在沖田身邊,闖過動盪不安的幕末時代。



PS:没错,漂亮的女孩子。还有阿菊你不能立逃到时间回溯军的Flag啊。


歌仙兼定:

「你會是第37個嗎...?」
細川忠興在處決了36個家臣後,獲得了「歌仙」的封號。日本刀之九十九神,擁有強大的殺傷力。


PS:灵异的式神可以自己选择性别。所以……歌仙姐姐的审美被质疑了。_(:з」∠)_


铭刀虎辙:

「我的唯一專長就是斬人...」
她是新撰組特警隊長近藤勇摯愛的銘刀之靈。天性保守,但她可一刀砍穿萬物。



PS:介于aya没指名虎辙到底是不是长曾弥,毕竟近藤局长虎辙太多啦。我还是和虎辙大哥分开来比较好。


最后桥姬封尾:然而灵异的小桥是很爱缠着人玩的性格。所以髭切哥哥大概是误伤了。。。

「發誓從今以後,你不准再看別人哦!只准看我...直到永遠永遠!」
忌妒心超強的鬼女,喜用詛咒殺人。她是第一位使用丑時參拜的人,這種詛咒是用釘子釘入草人之中。


【刀剑乱舞x灵异阴阳录xf/go】正文前序章

西历2205年,图谋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发动了对过去的攻击。

当时的政府,为了阻止他们启动了「审神者计划」——即将成为「审神者」的人送往各个时代,凭借借己身灵力现世的付丧神「刀剑男子」与历史修正主义作战,共同守护历史。

但是人都有劣根性——虽然这种东西更应该称之为感性。也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救世的英雄。

克即使是最圣洁的英雄也拥有想要挽回的失物,也有着至死未休的愿望。

付丧神,又称九十九神,是武器,工具被人遗忘放置百年延伸出的灵体。

付丧神的愿望挖根掘底不过是被人使用,然而不幸那只是作为物品形态时的愿望。

孤单百年有朝一日,拥有了活动的资格,甚至有了人类般的身体。

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伴随着成为审神者的新人无意中一句永远的许诺,蛊惑了神灵的心,也诞生了或甜蜜或烦恼的思绪。

然而只顾眼前事是人类的通病。更何况灵力者本就是普通人万以挑一的几率,百年所出不过千人终难以破万记。

傲气鹫鹰长居一处也会烦躁。便是祸根徒生。

当某日,再也无法容忍尊上的人对自己的视而不见,神明举起了刀。

血污染了居所的本丸,黑暗本丸也由此诞生。

一开始,时间政府只以为是因为审神者过分的行为惹恼了年纪久远的刀剑,暗自庆幸算是清理了劣苗。

但当死在同一本丸中的审神者超过五个时,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可惜的是——那些刀剑的怨气已经无法收敛了。

恰时,一份玩一样的审神者求职档案像最后一丝的机会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亚野(aya)夏时(kashi),东京区阴阳师总长。

【刀剑乱舞x灵异阴阳录xf/go】你不看就绝对看不懂下文的背景

掉进了氿泉桑的灵异刀剑坑,然而吃不到心水的那口粮。于是只能自给自足。_(:з」∠)_

主要以刀乱和灵异为主。私心加了fate/go。(主要原因是我想看崇德天皇被小玉暴打五条街,顺便满足阿兰的小愿望)

以下是涉及游戏的世界背景:

灵异阴阳录:主角被阴阳院录取,通过了初始考核,被任命为东京区阴阳师总长,与老宅的式神‘镜’开始一系列冒险事件。

(灵异设定后续补在正文下。)


刀剑乱舞:2205年,出现了所谓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活跃在过去。当时的政府,为了阻止他们而启动了审神者计划,即审神者率领借由自己能力现世的刀剑男子去与历史修正主义者作战。

然而除了试图改变历史的修正者,守护历史的审神者,还有神秘的第三方——名为检非违使的存在。

它们的目标是守护历史,将不应存在过去的事物全部消灭,于是开始了对修正者与审神者的狩猎。

有着修正者这一共同敌人,有一天或许检非会与审神者处于同一阵营也说不定,然而不是现在。


fate/go:

人理保障机关:菲尼斯‧迦尔帝亚,建立於标高6000公尺以上的雪山,由魔数师名门亚宁姆史菲亚家族管理的组织。

1950能观测过去的电脑「拉普拉斯」开发完成。  

1990年投影地球环境模拟体「迦尔帝亚斯」完成。  

2004年英灵召唤系统「命运」构筑完成。 

2015年近未来观测透镜「希琶」完成。

2015年灵子演算机「特利斯梅基特斯」发明完成。  

结合这些技术后,迦尔帝亚成功办到了观测百年之后的人类历史。

2015年的某日,研究所观测到的未来起了变化,发现到人类将在2016年7月灭绝。也在过去的时间轴上发现了诡异的「特异点」。

半年后,为了使未来恢复原状,迦尔帝亚启动了时间旅行计画First Orde,即清除时空特异点、挽救人类的未来。

借以master的魔力,召唤相契合的英灵,前往过去,清除历史特异点。

然而这时,敌人也发动了对迦尔帝亚的袭击。原本四十八位master只剩下三名。

围绕着毁坏的迦尔帝亚,一场巨大的阴谋以及世界的命运改变就此展开。